看清就好 穷逼就别喝鸡汤了

分类栏目:经验分享

  1. 1180

    投稿发布于 发表回复

看一软文差点给我气死,作者先是不吝笔墨写了自己在巴黎六个人吃了五百欧不贵的贵饭然后带出一人拿出白金卡结账,接着又从白金卡说到“老男人们”各种“上流生活”的细节:高尔夫啊马场啊机场贵宾厅啊司机接机什么的,随后又带出老男人们的各种疾病,大意鸡汤了一下世界是公平的你终将会有钱也终将会前列腺炎。

房地产广告或者国产总裁剧式的行文轻轻一扫就把我看愣怔了,然后我生气了:

这作者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前边铺垫一堆影视剧元素告诉你有钱好,有钱真好,有钱就是好,后边突然画风一转——“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破软文把门槛显然不同的几种东西堆一块说的各种漏洞我不说了,可怕的是竟然有无数人深以为然并表示赞同,这世界穷逼进化的节奏也是让我摸不清头脑了,从怕人说穷到看见有人说有钱好就跟着贴上去硬肿着脸搁那儿叫嚣,吓死人了。
我理解穷逼对于“比我有钱很多的人”生活的幻想,就像我一个朋友说“郭敬明都富那么久了,有钱的生活怎么过他能不知道么?搞一电影还非得把富人生活演的那脸谱样儿的,真是懂自己受众的想象力极限所在,太精明。”简而言之,所有穷逼对“更好生活”的幻想全部是影视剧式的,来几个“上流”的符号,演一出爱恨情仇,没了。
铺一堆符号之后又怕人嘲笑就装个鸡汤的皮,“你羡慕の、也都终将会有° 不要着急、慢慢都会来的”——绿茶么?绿茶死了。
更好的生活当然值得追求,但更好的生活在我看来,他的核心绝对不是这些被意淫到泛滥的虚无边角,而是价值,是更有价值的生活,这种价值完全不取决于你在别人眼中拥有了多少符号。如果梦想就是这些符号,象征“尊贵”卡哪儿办不出来,花天酒地哪儿演不出来,都不需要达到什么高度,随便搞搞就有了,但存在任何价值么?我不觉得哦。只不过是完成了一个巨大的符号堆砌而已,只不过是把一个穷逼武装成了一个有一身符号的穷逼。倒也蛮完美的,穷逼所渴望的并不是“更好的生活”而是“在别人看来更好的生活”,这个“别人”可能是穷逼时的自己。“皇上的锄头得是金的吧?”做了皇上,挂一墙的黄金锄头。
穷逼喜欢把自己见过听过“最好”的当做“最好”的标尺,然后把这个标尺当做自己的梦想。梦想当然要有了,只不过梦的尽头应该是个可以落脚的存在,而不是无意义的符号,不然梦完了还是个梦,这多不好。
当然我也不赞同“你所拥有的就是最好的”,人应该有梦想,爱钱也没什么不对,只是梦的尽头不应该还是一个梦,或者一堆符号堆成的梦。穷逼做了一个大梦,这梦的尽头也是个虚空,挺可怜的。
而“你所渴望的也终将会有”会有么?不一定,除非是去过未来的人,不然脑子进屎了才能想出这样的神经病保票,”当你成为一个你羡慕的中年男人之后也会和他们一样前列腺炎“,这个,你富不起来也有罹患前列腺疾病的可能,如果久坐可能性更大,医生都会告诉你。但鸡汤不会告诉你,鸡汤会粉饰出一个崭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富人有前列腺。
穷逼喜欢喝鸡汤,廉价温暖有营养,当自己蜷缩在生活悲怆的幕布后连一丁点甜蜜都难以寻觅,一碗冲泡鸡汤,多好。鸡汤的炮制方法也越来越倾向穷逼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向自己受众妥协,从“不要总是认为自己没有用!”的鸡血粉丝汤到“我有一个富润哒,以前他是个屌丝,现在他发了”短平快都市传说隔夜汤,到现在的“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均衡营养速食汤,鸡汤越来越易于获得,越来越有毒。
有毒的鸡汤从当初乏味有激昂的“鼓励鼓励!鼓励鼓励!”一转眼变成了“你期望的都会得到”,在安慰了穷逼脆弱的心灵之后又把他们打回了混沌不开的生活,于是穷逼更加懒惰,反正“都会有的”。
这种有毒鸡汤,还会在加点香菜的点缀让自己看上去像是新鲜出炉的一样,这种香菜就是拜金的符号堆砌,“想要的爱情很简单,就是那天阳光很好,你开着一辆刚好的玛莎拉蒂“,然后笑笑说这是段子,难笑的段子和鸡汤混合之后,可怕的化学效应就出来了,穷逼先是在拜金符号里获得了“上流”的满足,然后在“苍天绕过谁”里拥有了平衡感,一种膨胀的大和谐。
可惜这种和谐非常虚假,就连那些符号都假的不行,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被罗列在一起,本身平庸的被当成是“高级”灌输给你,就像早年网络作家写的被耻笑的“手上戴着一块很有格调的表,浪琴”一样,这些鸡汤里充斥着这些非常没有常识的“上流社会生活指南”和非常毁人不倦的意淫人生经验,为什么?因为写这些的人也是穷逼。
因为真正活的有价值的人,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先是奚落你,再给你灌一肚子速溶鸡汤。

全部评论 / 0